欢迎光临!   请您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综合新闻社会新闻特别报道乡土风情芗江新芽健康生活学员练兵场联盟商家 祖地文化文史博览公告闽南儿女  

【《徐胡奇案》故事连载】第二回 牛刀小试显身手 徐胡故意审石狮

2013-08-29 16:15:52 来源:芗城乡讯报 浏览:14823

       原来徐胡新官上任,就迫不及待地深入到城乡各处去走走看看,体察民情,了解民风。他听说漳州东门外赤岭社的关帝庙香火非常旺盛,每天都有许许多多善男信女,不计路途远近, 络绎于途, 前往行香朝拜,他就有意亲自前往就近观察体验。
       这一天,他坐上轿、出了城,来到赤岭社的关帝庙前。下轿后,他就跟随香客进庙烧香。一来,因为他缘投(yandao少年英俊),二来,也是前所未有,东乡十八社的男女老少闻讯都争着赶来一睹他的风采。
       当时,漳州岳口社有一个叫吴春的卖油郎,年只十八岁,生性有些愚呆。他挑着一担火油(煤油),也来看热闹,可是,人潮如涌,挨挨挤挤(e e keeh keeh 摩肩接踵,非常拥挤),挤不进去。他担心火油桶被人挤倒,见庙前有一对石狮笑嘻嘻地坐在那里,就将油担子放下,手抚着石狮,说:“石狮啊石狮,麻烦你照看一下油担子,我进去看看闹热(热闹),一会儿便回来。”说完,便挤进人丛不见了,待他回来,油担子却不知哪里去了?
       吴春大吃一惊,忙说:“石狮,不要敖力滚(ggao  gun 开玩笑、耍笑、闹腾)了,快还我的油担子!”石狮笑嘻嘻,一言不发。吴春急得满头大汗,差一点就哭出来,哽咽地说:“油担被偷,本钱全无,以后如何糊口度日呢?”他越想越可怕,竟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徐大人啊,你在哪里呀?我要怎么办呢?”
       这徐胡上香完毕,从庙中出来,正要上轿回县衙,听到有人喊叫,就令差役将他带来。吴春一见老爷,连忙跪下,将自己如何把油担子托付石狮看管的经过讲了一遍。徐胡见他行为可笑,明显是个愚呆,心想:这种人确实可怜,如不查究,扶他一把,任人欺侮,今后恐怕无以为生。
      于是,他便想出了一个主意,很认真地问吴春,说:“你这一个油担子,共值多少钱?”吴春答:“本钱二千八百文,连油笼仔、扁担、绳索一共三千文钱。”
       “你寄哪只石狮?”徐胡问。吴春指向大门左边的那只石狮:“就是这只!”
       徐胡走近石狮,看了一看,就用手中的扇子指着石狮,喝道:“石狮,你受人委托,怎敢串通盗贼偷走油担,害人生活无着,该当何罪?”
       在场观看的老百姓和衙役都暗笑起来:“县老爷今天是不是倥勘(kong kam疯颠、痴呆)了?石狮是石头雕成的,它怎能听懂你的话呢?”
       “左右!”县老爷一声叫。
       “在!”衙役应道。
       “把石狮押回县衙门审问!”
       衙役听了吓了一跳,吃惊地想:一块顽石,不能行走,怎能押回衙门呢?可是,县老爷的话不能不照办。衙役们只好找来绳索,把石狮缚好,放在圆木棍上慢慢地拉回县衙门。从岳口街一路走来,路上行人紧紧跟随围观,一阵接一阵,人沓(tap)人(人山人海、多而拥挤);哗哗滚(人声喧哗嘈杂)。人们纷纷传告:“石狮犯罪,县老爷要审石狮啦!”
       徐胡回到县衙中,马上叫衙役关闭县衙的大门,只留一个小门供人出入。门边放一只大水桶,桶里盛满清水,要看审判石狮的人,都要向水桶里投入两文钱,才能进入县衙。不用说,没过多少时间,钱已收了好几桶了。
       当天下午,鼓打三声,钟敲三响,徐胡升堂开审。他登堂坐下,叫衙役把石狮拉出来、抬到一个临时搭建的木台上。徐胡把惊堂木一拍,大声喝道:“石狮,你胆大包天!速将你如何在光天化日之下,串通盗贼偷走油担子的事实,老实招来!”石狮不答一声。
       徐胡又把惊堂木一拍,大叫道:“你讲不讲?不讲要动刑了!”
       观众个个嘻嘻哈哈、捧腹大笑,暗想:莫非县老爷真的疯了?石狮怎会开口呢?
       这时,徐胡离开座位、走近石狮,将耳朵靠近石狮嘴边,边听边自言自语道:“嗯,嗯,你承认油担子是你偷的。”
       说完,他回到原处坐下,郑重宣布:“石狮已经坦白认罪。审石狮到此结束!将石狮带回大牢关起来,准备定罪判刑;吴春到县衙门口,从入门钱中领三千文回去做生意本钱、好好生活。大家都回去吧!”这时,台下议论纷纷,都说这案件审得简单草率,是县老爷太糊涂了。
       其实,徐胡一点也不糊涂。他未动用府银,从入门钱中让吴春领回三千文钱,先安顿了他的生活出路,然后,还留下了一条长线想钓大鱼哩!原来,他早就叫衙役在清水桶边监视,看看谁投的钱带有油腻? 有油腻的钱投入水中,水面马上就会浮出一层油花。这天,一共有十三个人投的钱浮出油花。据调查了解,其中七个是卖油条的小孩,三个是油行的伙计,两个是卖油郎,只有一个是漳州岳口社的赌棍,叫胡文,他游手好闲,从来不务正业。徐胡当场就叫两位衙役跟踪、监视他的行动。
       第三天,胡文和几个赌博兄弟正在市仔头彩云酒楼喝得酩酊大醉。有一人说:“前天,徐胡审石狮,石狮竟会当场招供,真是奇怪。”
       胡文胸膛一拍,说:“县老爷发疯了,你也发疯了吗?你知道油担是谁挑走的吗?”
       赌博兄弟问:“不然是怎么一回事呢?”
       胡文大笑,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是你老子挑走的!”
       这时,暗中化装成端菜的衙役走过来,对着胡文说:“石狮案发了!”当场就把胡文抓走了。
       原来,在徐胡行香那天,胡文赌博输得一身精光,还欠人家几千文钱。听说县令到东门外赤岭社行香,他就跟着去看热闹,想浑水摸鱼。走到关帝庙前,他看见表弟吴春的油担,就顺手牵羊地挑走了。后来听说徐胡审石狮,他以为县老爷无计可施,找石狮子出气,就走去看看。到入门处,他与其他人一样,投下了两文钱,铜钱落水,一层油花,谁知被看出破绽来。
       徐胡在第五天出了告示,说偷盗油担的窃贼已查获并判刑,他审石狮不过是借题发挥,石狮子已令衙役运回原处。
      徐胡利用审石狮、巧断偷油案后,正想舒心小憩,耳边忽然响起万智君师爷的声音:老爷,旧桥那件沉尸案要怎样审理呢? 徐胡不能不重新抖擞精神、陷入沉思。他如何迎接新挑战? 请听下回分解。
          (杨澍搜集  卢奕醒整理)

      《徐胡奇案》一书已由中国诗词楹联出版社出版,读者如有需要者,可与卢奕醒先生联系,手机:13799818156 。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评论:*
验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养子除霸
丘蒙作媒
晓风书屋在市区重新亮相
丘蒙拜寿
共饮一江水 两岸一家亲
家居商会攀“穷亲” 结对帮扶暖人心
“招财猫”其实中国古已有之
你知道闽南讲古是怎么来的吗?
漳州涂勇钦等16人获准加入省民协
名师引领 墨香假期
免钱尝饼
福建省出台三举措促进闽台科技融合发展
诗经中的“簧”长什么样?
巧对避打
丘蒙请客

赞助商链接

点击排行
【《徐胡奇案》故事连载】第二回 牛刀小试
蔡姓的由来
柳少安迁治龙溪
漳浦旧镇:架起两岸连心桥
戴姓的由来
中山公园南门将恢复民国风貌
雷公石的来历
曹姓的起源
陈姓的由来
清朝大宅院藏身南靖后眷村
“燕子尾”背后“勾心斗角”
桃花报春讯
著名花鸟画家鲁石 杜小玉作品展暨专场拍卖
艾姓和白姓的由来
喜迎“九·八”寻商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xcxxb68@163.com - 在线QQ:0
闽ICP备10018139号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xcxxb.com.